jk彩票

                                                    来源:jk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14 17:23:53

                                                    田丰:“大神”是三和青年的极端形态,一般指生活质量尤其低下的人,直接表现包括:可以一两天不吃饭、睡大街、穿脏到发硬的衣服等等。任何三和青年在没有钱的时候都可能进入“大神”状态。

                                                    新京报:三和青年中什么样的人会被称为“大神”呢?

                                                    田丰: 我们在三和做调研的时候,跟一个工厂老板聊天,他告诉我们厂里面“80后”工人还有一些,“90后”基本没有,“00后”根本留不下来。这些三和青年的心态,其实某种程度上跟中国的产业升级的发展趋势是一致的:我们希望能超越劳动密集型的生产模式,做更有技术含量的出口大国,我们要为这种新型的生产模式提供合格的职业群体。

                                                    田丰:当地政府整改过好多次,但一方面,三和青年的流动性太强,警察前脚走了,他后脚就又在大街上睡下了;另一方面,管制人员执行得也不是很严格,毕竟这些人可能没有别的地方可去,被逼到绝路上可能会干坏事。在我看来,允许这些人的存在方式也是一个城市包容度的体现。

                                                    田丰:他们处在夹层中间,一方面他们拒绝城市的、尤其是工厂流水线生产中的无聊和压力,另一方面他们也不可能回到农村,因为他们大多数人缺乏务农经验,也不熟悉农村的生活环境,他们从学校出来后,就直接进厂了。

                                                    另一方面,三和青年们都在有意识地避免自己成为“大神”。虽然他们在口头上不避讳这些,以“大神”自称或互称,但是在内心深处,他们并不愿意一直过这种风餐露宿的生活。他们知道,做“大神”就意味着阴雨天也要睡在街面上,非常难受。所以在钱即将花完的时候,他们就会比较积极地找工作,以免自己成为“大神”。

                                                    三年前,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田丰和他的学生林凯玄在网络上关注到关于三和青年的讨论,后来,林凯玄两度赶赴三和社区,以打工青年的身份,体验和融入三和生活。三和青年们对外来者的不信任、每夜让人痛痒难耐的臭虫、还有直线下降的生活质量,都让他感到研究的难度。

                                                    新京报:普通三和青年对于“大神”的态度如何?

                                                    新京报:三和青年的真实生活和网络所说是否一样呢?

                                                    田丰:对于三和青年来说,家乡是一个不太愿意被提起的事情。他们有时候甚至会避讳和同乡接触,因为觉得自己混得不好,没有面子,不想让家乡的人知道自己在干吗。同样的,他们对于自己的农村老家也没有太多感情。